更新时间:2012-6-13 14:42:18

 



致超英

宁建国

 

其一

 

你走了,

在那个六月冰冷的夜。

捧着你的脸,

血水、泪水、汗水

缓缓流过指尖。

彻骨的寒,冰冷的剑,

从此割断了生的情缘,

你抗拒不了它,寒裹着你,

我摆脱不了它,冷罩着我。

高声地呼,低低的唤,

只有绝望的冰冷,死寂一片。

人生的冰河期骤冻了我俩的一切!

 

你走了,

在那浓浓的夜。

黑暗吞噬了你,也咽下了我。

徒劳睁着惊恐的眼,

弄不明这带血的劫!

时间的浓稠搅和漆漆的夜,

塞满了大脑空间,

压迫喘息,挣扎的意念。

旋转的黑洞,

留下残缺的依恋,

希翼的光亮

没给我留下一点点,

从此堕入了沉沉的深渊。

阳光灿烂的日子,

离得越来越远!

 

你走了,

在那痛贯心肝的夜。

多年病痛炼就的耐力,

像纸片一样,

被撕得粉碎,

飘飘洒洒抒发着痛的得意。

殷殷的血拌着痛和着泪,

在周身和每一个幸福的细胞诀别!

痛的君王,

占据了心肝,

也不能饶过指指尖尖。

三百多个日月轮回,

带走的是麻木,

创痛仍在时时刻刻,

痛惜驻在肌肤之间。

它是一种元素,

充满流淌的血,

将伴着我分分秒秒,

直到和你重逢的那一天!

 

 

其二

 

你走了,

这是人生命运的无奈。

悲剧式的结束与悲剧的结果重重隔开!

关心、关怀、关照、关爱,

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与残破的家同在。

为了你,为了儿子,为了爱,

大家已经振作起来,

儿子和我再一次升起生活的帆,

启动了事业的船,

虽然内心依然悲凉,

尽管航程漫漫,

大家坚定地朝着你希翼的方向,

用爱和被爱,

去远航,远航!

 

你走了,

你一定知道,

事业和团队依然那么地好!

你走了,

我才知道,

你和你的团队是多么令人骄傲!

这粗砺雄浑的行当,

是由严谨、精细和担当构造。

真的,今天我才知道,

你们是共和国的长子,

责任和创造,你们一样都不少!

睁着泪眼回望这三百六十五天,

我真切地明了,

你们有商家的精明、战略家的果敢,

还有政治家的“头脑”。

奉献社会物质财富的建筑人,

砌就了以你为代表的精神丰碑,

其意义,我才领略,我才知道!

 

你走了,

你不知道,

走后的贡献,

一点也不比生前少!

你走了我更知道,

爱的力量伴着真善美,

才是不朽的人间正道!

你走了,

我要告诉你,

让你知道,

鲜红的党旗也为你自豪!

你是天际的恒星,带着爱带着笑,

永远地闪耀,闪耀。

 

 

其三

 

你走了,

也许你不知道,

我变得有多么地“唠叨”!

儿子可能早就烦了,

每天,总是在电话那头,

平静、温和地说:知道,晓得,好,好,好!

我知道,唠叨伴着衰老,

人生暮年于我是何其早!

我也知道,没法不唠叨,

母爱、父爱须得一肩挑!

对儿子,肯定不如你好,

我在努力,不断改造,

儿子成长的路上,

有你、有我,还有大爱一道,

放心吧,

他的路会越走越好!

 

你走了,

你肯定能看见,

儿子的成绩单和那成熟许多的脸。

对妈妈的想念,

深藏在眉宇之间。

男儿的泪水,

在人前不让它流出一点点。

重新认识的妈妈,

在儿子心目中,

一定是高、大、全!

 

你走了,

儿子知道,

身上寄托妈妈多少深情和希翼。

生命已赋予了更为丰富的内涵,

成长带有更多、更多人的期盼!

儿子知道其中的意义和份量,

他一定会像妈妈一样努力向上。

会像妈妈一样,

以精湛的专业服务社会,

快乐生活

将爱播洒四方!

会在人生的路上走得更精彩,

走得更长,更长!

 

你走了,

你要知道,

你的名字已成为一种精神符号!

和谐社会的企盼,

在此都能找到。

你走了,

你可知道,

有多少人在为弘扬超英精神辛劳。

不久的日子,

你会再回来,

一种新的时空存在,

将伴着大家塑造世界。

你永远和我、儿子同在,

你是大家家庭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建国

                      二〇一二年六月七日——十二日

                      北京中欧宾馆——长沙煮石堂

 

注:编辑系陈超英爱人

 扫一扫微信公众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